从《奇葩说》视觉到潮流服饰和商业跨界毛婷如何用色彩创造更多可

2019-04-25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dede58.com 点击:

分享到:

  如今,毛婷已经不只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设计师,她认为自己的角色更像“视觉艺术家”。

  凭借在《奇葩说》视觉设计里大胆、张扬的用色风格,毛婷的作品迅速在业内打响口碑。2015年底,毛婷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3年多时间里,毛婷和她的团队已经为《真相吧!花花万物》《即刻电音》等100多部综艺及大型晚会舞台定制视觉风格。

  如今,毛婷开创的综艺视觉风格已经成为市场上的主流,“对于我的艺术创作来说,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打破约定俗成。”创业四年,毛婷也在不断寻求新的突破。从舞台视觉设计、潮流服饰到通过跨界合作进行艺术与商业化的结合,毛婷希望围绕她的设计和创意去做更多的延展。而在设计上,她也去跨媒介,并尝试更多风格,“我自己的风格其实已经成为一种符号,但我也想让大家看到,我其实有更多可能性。”

  毛婷:我大学学的是视觉传达,偏向于广告设计、包装展示和空间设计。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北京,进入4A广告公司实习,也去找过圈内非常知名的设计公司。在当时的市场,以日本的原研哉为代表的简约设计是主流审美,而我一直对色彩感兴趣。就在我迷茫之时,通过朋友介绍进入到天娱传媒,一进公司就参与了湖南卫视《快乐男声》的舞台视觉,之后又陆续参与很多晚会、演唱会的视觉设计,以及一些MV的拍摄和剪辑。在娱乐行业工作的两年里,每个项目都像打仗一样,没日没夜地熬,但这种实践的经验也让我飞速地成长。

从《奇葩说》视觉到潮流服饰和商业跨界毛婷如何用色彩创造更多可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娱乐行业的设计没有规则,只要不影响节目录制和艺人的整体定位,就可以自己去设定规则,这让我觉得非常有趣并充满挑战。而当你在创作中获得了一定自由度时,你会想要更自由地去表达,我萌生了转做自由设计师的想法。

  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他是《奇葩说》栏目的,问我能不能在两天之内做出三张海报?两天之后,我不但实现了三张海报的可能性,而且我把栏目“U CAN U BIBI”那句Slogan里“BIBI”这个关键词想象成UFO一样“BiBiBiBi”的声音,然后让马东老师站在UFO上被带走的感觉。正因为这个创意和契机,由此就正式开启了和《奇葩说》后续合作,也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节目很成功,视觉也非常出挑。

  《奇葩说》项目成功后,我的这种风格受到了关注,很多公司递来了橄榄枝,但我还是想我选择坚持自己的设计,专注做好设计,于是乎走向创业这条路。

  毛婷:当时我在分析节目的时候,一看到姜思达、范湉湉、肖骁这些人,我就感叹这些人太敢说了,而且他们非常的年轻。我想,其实“敢”是一种自由的状态,是一种勇气,所以我在第二季的第一张主海报借鉴了《自由引导人民》的形象,因为我觉得它很像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一群年轻人为了自己的自由和信仰去坚持、去反抗。

  LOGO的形象除了“奇葩说”几个字,还设计有一个“大嘴巴”形象,“大嘴巴”手拿一面旗帜,画面底部是一个星球。动笔之前之前我做了大量的研究,当时就觉得,应该把《奇葩说》看成是一个产品,用做产品的思路去做它的视觉,然后我就想它为什么不能有一个主形象出来?第二个观点是,《奇葩说》这三个字其实已经叫得非常明白了,那我一定要把这个字做得映入眼帘,当时大家都说LOGO字体不能太大,看着会不精致,我就要反这个理论。第三点是我下面为什么用星球,因为我觉得这群人太奇怪了,他们像另外一个星球来的,那就叫奇葩星球好了。手持旗帜对应人类登月时在月球上插下的旗帜,在月球的第一步象征着人类的勇气和创举,代表的一种挑战和探索,所以我觉得这个跟奇葩去探索新的知识、新的观点是异曲同工的。

  在色彩上,当时很多网综是什么大红配蓝色,金色配其他色,就看着非常贵,但又带着土气,于是我用了我喜欢的粉色、紫色、荧光蓝等等对撞色,就是这种年轻人的配色,非常有视觉冲击力,因为《奇葩说》这个节目很大胆,那在视觉上也是可以去做探索的。

  面谈:现在看你的风格已经成为一种标签,但其实在成名前,你在一些设计平台上上传的作品被很多人评价为“杀马特”、“非主流”、不商业,也会被一些人说看不惯、看不懂。当时这些声音会让你对自己的风格有过动摇吗?

  毛婷:绝对有。尤其年轻人在一个自我认知和自我的体系构建还不够完全的时候,肯定是会有动摇的。而我大学的时候动摇得非常非常猛烈。因为当时身边大部分人参加的奖项是那种比较极简,比较有深圳、香港或者日本风格的类型。很多人看了我的东西就会觉得这画的是什么啊,堆的东西太多了,颜色太出挑了,很不高级。

  当时我也在问自己,是不是确实有点太自我了?我也尝试去做了原研哉那种简约化的设计,做出来后我觉得做得非常完整,但是看起来非常没有性格,做完这个东西不会让你有种肾上腺素升高的感觉。

  在上大二的时候,有朋友说我的风格挺像波普艺术,于是我开始去了解波普艺术。在波普艺术中最出名的就是安迪沃霍尔,盛名之下也背负了极大舆论,他曾说,“赚钱就是艺术,工作就是艺术,好的生意就是最好的艺术。”我觉得这句话很有意思,波普艺术的很多艺术家他们喜欢用色彩去表达自己的东西。突然间我觉得找到了自己的心灵慰藉和论证其实不只是有像原研哉这类的设计师,还有那么多艺术家和你的想法、观念是有共鸣的。

  很多人说我的设计“杀马特”,我也特意去查了这个词。“杀马特”确实是爆炸头、很多颜色,但其实它是在日本的表参道、原宿的一种街头风格,他们在染头发、包括搭配等层次感其实是非常讲究的。但在国内很多人对这个词的理解不够,逐渐变成了类似于剪发店的感觉。我就在想,其实身边的很多人并不了解什么叫原宿风,也不了解这些艺术家是谁、他们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创作。

  于是我开始坚信一个观点:你们不理解我,我也不想给你们解释。我喜欢的这种风格是有很多好的作品的,只是我现在的功底可能还不够扎实,那我就努力把功底打扎实了。所以从那之后,每次再听到别人的拒绝时,我就开始去看这些艺术家,给自己找支持点、慰藉和共鸣,找到自己的东西可以做下去的可能性。

  面谈:其实到现在还会有一些声音,觉得你的设计风格比较单一,你同意这种评价吗?

  毛婷:这个我也是有在意过的。因为之前其实做完色彩之后,我就开始跨媒介,我不只做LOGO、主视觉,我要挑战舞台项目、我要接影视MV的项目、我要做服装等等,想要在各种媒介上寻求突破,让自己的思维更广。我也做了湖南卫视《声临其境》第一季这种风格非常沉稳的节目的舞台视觉,以及今年北京卫视春节联欢晚会的LOGO。很多人看到这些作品会觉得这真的不像你的风格,但我就是想让大家看到,其实我有更多可能性。我的风格已经成为一种符号,但在很多方面我也在不断突破自己,不止是突破设计的观点,以及对他人观点的认同和接受。

  面谈:作为一个设计师,你认为“风格化”和“多样化”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毛婷:每年我都会辩证这个问题。因为我已经不单纯把我自己定位成一个设计师,我觉得我更像一个视觉艺术家,我想要的东西是我既能做设计,帮客户解决问题,我又可以传达我的理念。所以不管是我对于这种商业和艺术,还是对于我个人的风格和帮客户解决问题,我一直都是两条腿走路。我一直把这个关系平衡得还不错,也会这样坚持下去。

  毛婷:好的设计一定是有灵魂的,而这种灵魂就是一种通感。这种通感是什么?就是能让你哭,让你惊讶,让你开怀大笑,让你反复去琢磨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就是好的设计。

  面谈:现在除了舞台视觉设计以外,你还做了服装等IP衍生,以及很多跨界合作?你对自己发展的定位和规划是怎样的?

  毛婷:这已经是我创业的第四年了,我一直在考虑的一个问题,其实所有东西的核心是我的设计、创意,和对这个世界、这个作品不一样的看法,并用符合当下时代的方式把它执行出来。

  基于这个点,我把公司分成了三个部分。我创业时创办的第一个公司叫貌似文化,这个公司主要围绕演唱会视觉,艺人的演唱会或形象包装,还有综艺的整体形象包装,比如像《奇葩说》《真相吧!花花万物》《即刻电音》这种综艺类型的集合包装,目前我们已经做过100多个综艺项目,这块已经做得非常成型了。貌似文化今年的侧重点会做一些更加头部的综艺项目。

  2017年我成立了MAOIF貌似异服,它其实是基于我们貌似文化和我个人的IP化衍生。我们刚开始以服装出发,去年我们的服装也参加了澳门时装周、厦门时装周等等,也在《这就是街舞》《中国有嘻哈》《即刻电音》里面出现过。我们现在做了公仔、抱枕等衍生品,我们今年也会开发帽子、包包等等。MAOIF最终的想法是做成一个青年文化品牌的平台,大家可以都在这里面合作。

  去年年底我成立了毛婷艺术公司。这个公司主要是从我个人的设计风格出发,结合设计营销和各个商业口去做跨界合作,比如去年和妖精的口袋、自嗨锅、王老吉合、W酒店等等的跨界合作。毛婷艺术是一种创新和偏艺术商业化方面的公司。

  毛婷:在我打算创业前和刚创业的时候,有很多大公司找我想要给我投资,但我当时觉得自己并没有准备好。一方面我当时不是很懂投资,另一方面,我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我很怕我做《奇葩说》会不会只是一个凑巧或者是运气?我很担心拿了别人的投资,但没法把这个事情做好,以至于我可能要花费很多精力去为所谓的KPI忙碌,而脱离了我最初想要做艺术的初衷。所以那时没有去融资。

  毛婷:我当时有一个口号,是一直用到现在的,“好玩才做事,不严肃,很认真。”很多年轻人都能理解我这个点,就是你要放轻松去对待你现在所做的事情,然后更自我地去感受它,去把它做好。很认真是什么?就是你要对你所做的事情和选择负责任,要认真去对待它。

从《奇葩说》视觉到潮流服饰和商业跨界毛婷如何用色彩创造更多可

  还有一点就是,“回归天性”。这个是我做MAOIF品牌的第一个口号,我希望所有的年轻人都要回归天性,知道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和喜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对于我的艺术创作来说,我一直在做的一个事情就是在打破约定俗成,我永远都要在任何事情上想,它是不是还可以这样。这是我所有做事的一向的原则,也是我想要传达的态度。

永利国际app永利国际app

鍙嬫儏閾炬帴锛氾豢sssss鑻忚嫃鑻忚嫃鑻忔墍鎵鎵鎵鎵